上周三,来到了这,也就是上周三的晚上,我非常的低落。堂堂地方综合性大学,竟然会出现把我们这几个专升本的新生落在角落,没有集体,没有班主任,没有课表;有的就是一张学费上缴的收据,一张校园一卡通(饭卡)和一张床位。

之后找了教务处,老师竟然直白白地说,你们几个干嘛来呢,知不知道增加了我们多少工作量,啊?我的心那,苦着勉强地回应着,经过艰难的等待,纠结地微笑着签了个名,得到了个“等电话通知”……

之后,联系上了在这附近小学工作的学姐,在她单位等她下班,然后一同吃了个晚饭,期间老妈电话打来关心,告诉了她学校这边的情况,后来得知害老妈也一夜没睡着。学姐在这已经工作一年了,好似从来到这开始就没停歇过,见我这学弟过来,她还是非常热情,也非常欢迎我经常去她们单位玩。看着学姐,不得不感叹,干教师这行真得不容易!不单是身老的飞快,而且心比身老得更快,对于女老师来说,这是件多么残忍的事呀!

晚上,看着同寝室高考上来的新生们,我比他们整整大三岁,其中一个更是与我同一个高中毕业的,就是说,我高中毕业读大一,他(们)初中毕业读高一。晚上,有一句没一句跟他们聊了会儿,晚了,他们早已拖着报道第一天疲惫的身体进入了梦乡,我却久久的睡不去。直直的看着天花板,看不到也看不清啥,如同我那毫无方向的大学生活,深深地陷入了无比黑暗与沉寂之中!

周四的新生开学典礼,没去参加,而是跟新生一同7点多就起床,然后神经质地回了家,拿个本本,然后回学校回寝室。一天也就在来回公交车中,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大半。上周三至上周四傍晚,这整整一天的时间里,我深深地处在低落、无助、迷茫之中……

转机出现在当天傍晚,收到了教务处王老师的电话,跟我们说清了一些情况,插到原07级的大三里去,还提出要陪我们去参加当晚教师教育学院的始业教育,也许是王老师意识到前一天自己说的话的过分,对我们特别的呵护,还让我们做到了第二排的领导席,与她靠边而坐,与我们一起参加了始业教育。突然感觉像是, 孩子找到了妈!

周日,见了一年半多未见的,我初中高中同学的当空姐到现在才回来的好朋友!又高了,更漂亮了,也成熟了。中午一起到必胜客吃了顿花了252大洋的披萨,当然,我只解决了其中的一般而已,剩余的一半嘛……算上这一顿,加上记忆中之前的N顿,貌似都是她请的,不过放心,等俺自己赚钱了,不管大钱还是小钱,绝对都是我请,不不过,您也可别太狠,嘻嘻~

本周,开始了我们第一周的课业,一周26节课,还有4节是双周才上的。昨天,与插班进去的073班主任,也见了面,做了个基本情况的了解与交谈。当他问起有什么特长时,我淡淡地回答了没有。三天课下来,感觉,还行!大部分课,都教过,自己也听学过一点。班里的同学,也还行,班里的班干部也都非常的主动联系了我们,很是感动。

下午上完五、六两节,去本部领了上次未领到的几本书,回到寝室,试着做了下明早要交的《线性代数》作业,不是很难,瞎做做也就让我做出来了大部分。然后上了会网,一看5点了,就下楼,去食堂,吃晚饭。突然,我感觉我已习惯了这真正简单的学校学习生活,7点起,早餐,上课,中餐,上课,晚饭,寝室……

这儿,我的过去不存在,我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名普通的大三的专升本的插班生。褪去所有浮华,没有学生会,没有社团,没有夜宵,安安静静,简简单单。自己也似突然失去了曾经追求过三年的职务上的所有动力,自己的心也似从未有过的宁静,我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,我要什么,我需要什么。

我愿意,就这样,在此,度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