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首章即如下陈述:

来自发展心理学的育儿建议恐怕很无聊:关注你的孩子,并爱他们。

因为客观来讲,家长真没能力做好木匠活,所以默默做个合格的园丁已经不易!

书摘

“处方式”的养育观念,无论是从科学、哲学、政治的角度,还是从个人的角度来看,在根本上都是错误的。这是对父母和孩子如何真正思考和行动的误读,也是对他们应该如何思考和行动的误解。这种观念其实只能使孩子和父母的生活变得更糟,而不是更好。

绝大多数“处方”只缓解症状,甚至只增加负担。

因为照顾所以爱。我们不是因为爱孩子才照顾他们,而是因为照顾他们,所以爱他们。

对爱与照顾的先后顺序不置与否,个人经验是随着持续照顾情感联系更紧密。

孩子对老师的意图非常敏感这一事实使他们变得有些愚蠢,或者至少要比本来应有的样子愚蠢一些。换句话说,孩子关于教学的理解,以及想弄清楚老师想要什么时的聪明才智,使他们在实际学习中变得更糟。

集体授课制的一大弊端,会使愚者更愚,所以实际得开小灶来拉近差距。

与家庭条件稍差的父母相比,中产阶级父母和孩子的交谈更多,这样做的结果是,他们的孩子也会更愿意交谈,从而学到了大量的词汇。

刚四周岁的儿子说出“一点点辣我能承受得住”“用积木代替一下”,语言习得真是件神奇的事。

特别是学校教育要求学生具有狭窄的集中注意力的能力。在教室里上课时,把注意力集中在老师说的话上,并且只关注老师说的话,是很重要的。我们是如此习惯于学究式的学习,以至于把这种专注式的学习当成任何一种学习的前提。

在芭芭拉·罗戈夫研究的危地马拉村庄里,成年人实际上会鼓励孩子分散注意力。如果一个孩子只专注地玩一个玩具,他的妈妈就会把另一个玩具放在他的另一只手上。在这些文化中成长的孩子,即使没有人积极地教他们,也会变得善于学习。

事实上,更广泛的注意力对猎人来说可能是一个优势。 广泛的注意力是童年的一部分。这本不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

身为父母,你花费数年时间竭力地保护你的孩子远离危险,但当他们变成青少年时,你却必须弄清楚如何将他们转变成能够独立承担风险的人。

虽然人类耗费了数十万年才进化到拥有看、说、记等简单的行为能力,但发展复杂的阅读能力却只耗费了几千年的时间。是的,只用了几千年。

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心理学家常说的斯特鲁普效应(Stroop Effect)假设我给你看了用红色墨水印刷的“蓝色”这个词,并问你这个词是什么颜色的。你很有可能会回答“蓝色”,而不是正确的“红色”。因为阅读是完全自动的过程,想要只注意它的颜色而忽略它的含义,是很难做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