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度怀疑已经习惯性的每个月得“颓”个几天,无所事事大把时间萎靡不振,对任何需要思考的事不感兴趣。作息时间也变得极其混乱,凌晨2点才入睡,睡到中午12点,混搭去教室做几节课,玩玩手机里的新游戏,一天一天幌哒幌哒一周就过去了。

如果不是大四,每个月天天这样也无所谓,多符合博客副标题“不问明天,悠然浪费”。现在是:就算有罪恶感,还是继续颓。晚上一个人溜达到学校边上的商业街解决温饱,突然发现,怎么一对对这么多,一个个姑娘都那么打扮,再看看边上男的。哎,又一个被糟蹋了!

算了,回寝室,发呆,码代码。颓就颓呗,纠结自己是不对地,哪天想好了,咱说雄起就雄起。我这人就是,闲得蛋疼就纠结自己玩儿,哎,没救了,没救了哟!

哦,脸盆里的衣服浸泡几天了,没兴趣洗,等会儿换盆水,加点洗衣粉继续泡~

今儿大学又体能测试了,8点抹了把脸就到本部体育馆去了,路上吃了3个肉包一碗粥,它妹的,粥一半凉一般温,凑这热的包子下肚了。这次肺活量竟然吹了4000+,去年貌似3000都没,看来一年来吹的能力又上一水平线了~还走阶梯,一盒子走上走下,跟着节奏3分钟,走到腿软。之后,还带一同学骑着多处“咯吱咯吱”作响的自行车,骑骑停停,早上那晚粥起化学反应了……

这体质,丢人了。

PS:心里闷,不停吃或喝到撑是一种很好的方式;刚觉得码字也为一种不错的选择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