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生涯终归是到头了:

不知怎么,小学六年的记忆是那么模糊,那段记忆很零碎很朦胧,说不清事记不住人……

2000年,小学毕业,家人联系到一所很好的初中,入学考试成绩没达线。妈妈说可以拿点钱进去,然后问我怎么想。记得那时是在妈妈的房间,床沿边,我信誓旦旦地说,会读书到哪儿总会读的,不会读到好学校都跟不上。所以,我也就地区分片原则,就近升到了一所初中。

初一,很平静,就班主任换了多次,班里有几个爱打架的,我属于班里默默无闻型。

初二,网吧兴起,《金庸群侠传》、《石器时代》、《传奇》,我也开始长个,不爱读书,遇到个英语男老师,上课讲社会,课堂上抽烟,英语课直接沦为我们几个一起玩网络游戏交流心得的好场所。每天放学,花1块钱到黑网吧上半小时,然后赶末班中巴车回家。甚于饭卡不充钱,买方便面解决中饭,翻围墙出去吃3块5的雪菜肉丝面,离家出走什么。可以说,初二一年没读书,当父母意识到时,我早已病入膏肓,无法自拔,他们也是黔驴技穷,软的硬的。还记得那晚妈妈在窗下对着我流下眼泪,求我不要再去网吧了。

初三,妈妈突然检查到尾骨有错位,一大原因是由于长期侧边抬三夹板造成的,动手术,卧床。这是2003年年初。看着妈妈睡在床上不能动弹,说话都吃力,她还是经常询问我学习情况。那时的我再不忍心不好好学习,把一次次好起来的测验成绩拿回家,看着妈妈眼睛流露出满足的笑意,自己也仿佛有了无穷的力量。成绩从倒数十直接跳到前十。

2003年,中考,上了重点线,不过跟我填的高中差2分,1万2。父母没多一句话,给!整个高中说实话读得晕晕的,应该算是“后劲不足”吧。

2006年,高考,刚好是第四批分数线。遵从父母意愿,第四批就填了一个师范,初等教育,结果就被录了。话说,3年大专算是过得比较风光,想要做的都做到了,想自己做不到的也出乎意料落到我的头上。 《大学,我的》 这篇文章也算简单流程化地叙述了这三年。

2009年,大专毕业,比较顺利得升本,考到了自己家的一所地方综合大学。这两年,就是“宅”。多半是一个人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溜达、一个人吃夜宵、一个人……这样的一个落差,硬生生得把它咽了下去。平时就是教室、寝室、家,对着电脑荒废时间,折腾WordPress。

2011年,本科毕业。一门心思,没留一条后路,考自己区的教师编制,面试都没进,笔试还是倒数。可以说这是我有生而来,自我否定最彻底的一次。不再想当老师,想逃离,想离开父母……

时间总会冲淡一切,当我觉得这个世界无我容身之地时,脸上总见不到笑容,心事重重。父母早已四处奔波联系,终说能去一所家附近的小学代课。妈妈一个人去水果店买了两个大西瓜、还有一大袋芒果,然后去见了一个老师,我一手一边拎着西瓜,这有多重哟。刚才妈妈是一个人去买一个人拎回来的,外面还下着不小的雨……

我欠父母的,这辈子是还不清了。长到现在让他们操了多少心啊,父母的鬓角不知何日早已斑白,发丝间白发也是与日俱增。本来我是有打算狠下心离开的,哎,还是顺着他们的意愿吧,至少这样他们能安心些。就算为父母,更是为自己的未来,坚持,明年再考!

——仅此纪念我的校园生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