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哥们是跟我同一高中毕业的,不过是我高中毕业时,他才考进这所高中,我专升本到现在的大学,他也刚好考到了这所大学,有幸有缘,我俩还被分到了同一寝室!

本来他也没啥好说的,就因他有个女朋友,他考到了这,她没考上这。

于是说的东西就来了:他每晚坚持在我们朝北寝室的阳台的角落头打2h+电话。这周的天气怎样不用我说大家都深有体会,他依旧如此,一个小板凳,一个角落头,时而传来高亢的抽搐似的大笑声,时而传来深沉的磁性无比的叫唤声,时而时而,让俺这光棍听着心神不宁浑身不舒畅呀!

挂电话前,不忘来几遍似复读机音量渐高:“老婆,我爱你,母——啊——,啊?老婆,我爱你,母——啊——啊??老婆,我爱你,母——啊——啊!!!”。

哥们,I服了U!

一般上述情况发生时,我早已躺在床上,时间大概为11点整,我塞着耳机,耍PSP的实况足球呢!一听他连“母啊”都说完了,我就赶紧再踹进几个球,准备好好歇息,见我梦中姑娘去了。可惜,还未等俺把耳塞取下时,对铺就传来极有韵律感的极为让人感觉他睡得多舒坦的呼噜声……

我彻底崩溃了!

哦,这周还来了两个morring call,一个是他妈6点20多打来的,打到7点多,从最初他妈说他什么阿姨看到他跟一女孩子于XX日牵手逛市区了,到他妈家装水龙头跟隔壁XX家起矛盾来着;第二个应该是她女朋友打来的,睡梦中传来极重的气息声,原来跟女友打被窝电话呢,那么粗的音线,还故意压低了用气息说话,迷糊睡梦中的我也不禁打个得瑟!

看这哥们为了爱情事业而如此的奉献着,牺牲点小弟的睡眠也算给你俩的祝福吧!

不说不说了,到此为止!